010 - 5166 3258

010 - 5166 3259

返回新闻中心

【资本市场30周年】爱使股份搭上末班车 凤凰股票混进上交所参加

2020-11-30 02:47 人浏览 作者:巴黎赌场

  不同意该股上市。强纪英向上反映说,上市公司股票本身就少,加上爱使股份也就是8家,股本规模2.6亿元,可流通的只有7800万股。再少的话,股民怎么交易。可否让它先上市,以后再扩张股本。经强纪英苦口婆心做工作后,中国人民同意爱使股份12月19日上市。爱使股份就此搭上上交所开业上市的末班车。

  1988年7月,浙江省政府决定浙江兰溪化工总厂为浙江省国有大中型企业股份制试点单位,该厂更名为浙江凤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1989年1月14日,浙江凤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1989年将向社会发行1000万元股票的消息。时任浙江省副省长柴松岳到会讲话坚决支持发行股票。

  图注:浙江日报刊登了浙江凤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将向社会发行1000万元股票的消息(李幛喆提供)

  上交所在当天开业首次上市的8只股票中,仅有浙江凤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一只外地股票。该股票是1989年3月由浙江证券发行,第一期发行500万元,半个月内卖完。

  图注:原轻工部简报刊登的凤凰化工股份公司章程和凤凰化工股票(李幛喆提供)

  说起凤凰化工股票在上交所上市还有一段小插曲。12月19日上交所正式开业,12月17日、18日上交所试验开业,16日是星期天。按规定,凤凰股票要参加上市交易必须有实物股票托管到上交所,同时凤凰化工公司15日前必须将有关财务报表送到上交所。12月14日,李训派人去取财务报表,该公司老总还不愿意。李训苦口婆心在电话中劝导说,你凤凰的股票在兰溪交易面太窄了,上交所是全国的市场,影响大。老总最后勉强同意。此时时间非常紧迫。浙江证券公司的程晓东等同志12月14日晚8点带着财务报表等材料匆忙赶往上海。不巧的是,汽车在途中发生了故障。当时程晓东他们想,如果汽车修不好,就是爬,也要爬到上海。最后车修好后,他们15日早7点赶到上交所。上交所经理尉文渊、上市部经理强纪英和交易部经理吴雅伦接待了程晓东等人,对他们报送的会计材料非常满意。

  参加上交所当日交易还必须将浙江凤凰股票托管到上交所。12月19日上交所开业。司机大清早开车火速赶到现场,将一麻袋凤凰股票送到上交所。但门岗却不让进。当时李训是上交所开业嘉宾,又是上交所理事。于是李训胸前戴着大红花,让他身穿武警军服的司机扛着凤凰股票跟在后边,大摇大摆“混”了进去。之后,上交所马上清点实物股票,在上交所开业前清理登记完毕,顺利地参加了当天的交易。

  上图注:2001年李训接受李幛喆采访回忆凤凰股票如何“混进”上交所(欧阳红摄影)

  通过此事可看出当时想上市是多么不容易,要克服各种困难,说服各方面,必要时还得“混进去”。但当年他们所作的努力在今天已得到社会认可,他们无形中得到了回报。

  说到李训,必须要指出,他也是很早提出要搞股票市场的人员之一。1985年,他在上海国际金融学会上呼吁,要通过发行股票和债券筹措资金。1990年3月,李训白手起家,创办了浙江证券公司。1991年浙江证券率先开通了异地远程股票交易系统,结果有关领导认为李训把浙江的资金都挪到沪深两市,影响浙江发展。为此人民浙江分行和人民银行总行发5万份通报批评李训,李训差点被撤职。总行领导把李训叫到北京,批评李训不听话,胆子大,忘乎所以。要处分李训。命令李训立即停止远程交易。无奈,李训回到杭州停止了远程交易。结果浙江的股民不知道内情,以为是李训的原因,围攻李训到半夜。李训对此不计较,继续工作。

  后来南巡后,经过实践的发展证明李训是对的。总行的金建栋司长说,给你平反了,我们就不必平反了。我们批评你,5万份通报还给你做广告了,你应该感谢我们。李训为此啼笑皆非。

  上交所开业前夕,其会员席位需要交费。浙江证券公司给上交所交了60万元席位费后,浙江省领导批评李训赞助上交所。李训解释说这是席位费,不是赞助费。李训随即写信给浙江省五大班子澄清,搞得省长不知所措。

  此外,各个会员都想给自己的红马甲要一个吉祥编号。为此大家争论不休。无奈只好决定抓阄。李训开始不同意抓阄,所以就等24个号码都抓完了,他拿起剩下的最后一个号打开一看:001号。可见李训抓阄的手气甚好。此001号红马甲穿在了李建新身上。

  通过李训的经历,可见当时敢于搞股票试点的人付出了很多、很大的风险。但是李训他们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图注:2001年李训接受李幛喆采访回忆起自己当时“混进”上交所哈哈大笑(欧阳红摄影)


巴黎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