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 5166 3258

010 - 5166 3259

返回新闻中心

跟团游被逼买房“不买不准睡”?官方通报来了

2020-11-21 05:33 人浏览 作者:巴黎赌场

  10月26日,据“乳山发布”通报,日前,有媒体报道“男子跟团免费游被强制购房”的情况,乳山市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联合调查组连夜对涉事房地产和当事人进行调查取证。

  经调查,姚某某于10月6日在同学的陪同下,参加了金鼎房地产公司组织的看房团来乳山考察,并自愿购房。报道中所称的限制自由、强制买房等情况均不属实。

  通报称,目前,当事人姚某某已发表书面声明,明确表示“本人为达到尽快退房、退款的目的,就购房过程与媒体进行了不正确表达,尤其是限制人身自由,不让睡觉,强制买卖等现象其实是不存在的。本人对此事产生的不良影响,表示抱歉。”

  本月初有媒体报道称,58岁的姚先生跟团前往山东威海乳山旅游2天,姚先生称此次旅行一切费用全免,只需预交800元,返程后这笔钱可全部退还。到达乳山后,姚先生才得知旅行团是房产公司组织的,几乎没有任何行程,还被逼不许睡觉,“买了房就让你出去玩”。

  姚先生称自己曾患有脑梗,身体不是很好,经不住房产公司工作人员的逼迫,他无奈定下了一套价格为41万元的商品房,交付了12万3000余元的首付款。而姚先生的女儿说,这房买得不仅是迫不得已,而且明显比市场价贵。

  媒体联系旅游组织者时,对方称,这就是看房考察团,既然来了就要支持他们工作,既然签了买房合同,想退那就要走法律程序。

  虽说本案中姚先生所言具有夸大之处,但商家借旅游之名组织看房团,向其兜售房子,却并非是什么新鲜事。

  第一财经记者“十一”长假期间在威海走访海景房时发现一个颇为奇怪的现象,在威海,装修、房屋状况都不错的二手房大约为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而新房均价1万左右,一手房和二手房价差很大。

  来自山西太原的看房人周广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其中的重要原因是,新房和二手房面对的客户群体是不一样的。新房主要面对的是开发商组织的“看房团”,二手房主要面对的是到沙滩来玩的散客。

  “跟着大巴车免费看房、游玩,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得死死的,看房团根本没时间接触当地人,没机会了解当地的二手房价格,销售一忽悠,不少人一看这么好的沙滩,房价又这么便宜就忍不住下手了。这是一个理智不理智的问题,如果理智的人,他会自己再来看看二手房的价格。”周广平说。

  周广平也有过多次跟着看房团旅游、看房的经验,他认为,买房子首先要认清自己的需求,海景房虽好,但如果没有真正住的需求,买到的可能是一块烫手的山芋。

  “你以为是免费旅游,如果你跟着团里买房了,这可能是你这辈子吃的最贵的一顿饭,坐的最贵的一次飞机。”周广平说。

  来自郑州的王秀娟阿姨5年前跟着看房团来到龙口旅游,在推销下花了35万元在龙口东海买了一套70平方米的小两房,房子装修下来总共花了40万元左右。可后来因为要看孙子,她根本没时间去住,只住过一个春节。

  “冬天过去,也没暖气,冷得要命,放在那也没啥用,现在30万的价格挂了两年也没人要。当年憧憬未来的退休生活,如今是花钱买了个烦恼。”王秀娟说。

  王秀娟认为,房子难卖的主要原因是二手房市场供大于求,无论是在乳山还是龙口,超过八成的海景房被“外地人”买走,不供暖、配套设施不行、潮湿、远离市中心等,即使海景房比当地普通住房便宜不少,当地人也不愿选择海景房。

  “外地人”买海景房的目的一是为了投资,二是为了养老。有中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整片海景房夏天入住率大约50%,冬天的入住率大概只有10%。老年人每年像候鸟一样迁徙,通常是“五一”前后来到海景房,“十一”之后离开,加之大量的投资性购买海景房,最终导致海景房一到冬季就变成“空城”。

  值得注意的是,商家组织的“看房团”去看的房子,通常来说是比较难卖的楼盘。

  “十一”长假期间,第一财经记者驱车来到乳山银滩。一路上,多处荒败斑驳、无人入住的“别墅”映入眼帘,防水、墙皮修复的店铺显眼地林立在路旁。走进最靠近银滩的大庆路一条街,除了热热闹闹的海鲜炒菜馆,每隔几米就有一家房屋中介的门头,门口、墙面上贴出了密密麻麻的二手海景房的销售信息,前来打听的购房者却寥寥无几。

  “今年以来房价明显下跌,生意很不好做。卖房的房主不少,疫情影响不知道啥时候过去,有些岁数大的人也不愿意来了,有些人生意不景气,急着用钱想把房子卖了套现,但是来打听想买房的人比往年少多了。”在银滩做房屋中介十来年的王东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对于网传的10万元不到买到一套海景房的情况,王东北认为这并不具有参考价值。“房子价格确实在下跌,但市场平均价大约在3000元/平方米左右,那些标着1000元/平方米的房子,要不就是阁楼,要不就是车库改的。”王东北说。

  王东北在银滩做海景房中介已经有13年时间。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在银滩周围活跃着1000多家中介,大家常常互通有无,遇到房主低价着急卖房子的情况,会自己先以低于市场价收掉,待高价的时候再卖。在房价上涨的年景,王东北通过低买高卖的方式,一套房子可以赚上几万块钱。但随着今年房价的下跌和市场的清淡,他去年收的几套房子不得不赔钱甩卖。

  “我去年以33万的价钱收了一套6楼的电梯房,房龄10年,88平方米精装修,当时市场价是36万。原房主来自江苏,买来投资的,一次没住过,因为原房主急着用钱,我低价收了,没想到今年即使降价到30万房子也很难卖。”王东北说。

  王东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10年前,银滩的房价已经达到了每平方米4000多元,过了这么多年,房价没升值反而跌价,不少买海景房作为投资的人熬不住了,开始卖房。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长期而言,房价涨跌与人口流动方向相一致,经济基本面好、人口流入地区的房地产市场更有潜力。北方海景房地区大多位于人口流出地区,这些地方的房子到了冬天很多都成了空城。


巴黎赌场